41668com金沙-41668金沙唯一官网-www.41668.com

千万玩家的共同选择!41668com金沙(www.ittsui.com)是一家专注用户体验与品牌信誉的娱乐网站,41668金沙唯一官网为玩家带来良好的服务,www.41668.com通过多年总结,创建了一个信誉、高效、好玩的游戏平台,100%首存红利和欢迎奖金。

善意謊言的拆穿與諒解

来源:http://www.ittsui.com 作者:www.41668.com 人气:53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还是谈情说爱的故事好听!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非常喜歡。 很難想像,這部電影是20多年前的作品,尤其我看的又是數位修復版本的,更感到不可思議。 李安導演的思維,好像一直都

还是谈情说爱的故事好听!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非常喜歡。
很難想像,這部電影是20多年前的作品,尤其我看的又是數位修復版本的,更感到不可思議。
李安導演的思維,好像一直都走在大眾之前呢!
*****
嚴格說起來,這是我的第一部李安。
一直以來對李安導演的疑惑,好像在看完這部電影的同時,便也一起解決了。
而我對台灣電影的誤解,也在看了幾部楊德昌、李安導演的作品後,瞬間煙消雲散。
雖然有時候會感慨,但我仍然抱持著希望,期許著台灣電影可以回到那樣的顛峰。
*****
看了《囍宴》,其實有很多的不捨與感慨。
偉同和Simon是一對同志情侶。
為了達成偉同爸媽的願望,偉同和葳葳進行了一場“假婚禮”,然而故事的發展卻越發不可收拾。
*****
本片有太多太多值得探討的議題,而我選擇最有感的「同志議題」做分享。
偉同和Simon的感情一直是很穩定的,而這樣的“穩定”則是建立在欺騙之上。
我想就如同許許多多的同志朋友一樣,為了達成父母的期待、社會的期待,所以選擇欺騙,因為只要“欺騙“,就可以暫時性地躲避一些問題、與責難。
然而,一個人是無法說一輩子的謊的,到了該結婚的年紀,偉同的爸媽也開始催婚了,於是為了“圓謊“,偉同決定說另一個謊--假結婚。
原本以為,只要熬過2個禮拜、父母回台灣,偉同就可以和Simon過著從前的日子,但世事難料、假戲竟然真做,偉同讓葳葳懷孕了,而同時也和Simon鬧翻了。
雖然,故事算是圓滿的結束了,但不知道這5個人心中的「結」是不是也如同美好的結局,一起解開了呢?
*****
片中,有一個片段我非常的有感觸,
在偉同的媽媽知道偉同的伴侶其實是Simon時,她非常不能接受。
她說了好多好多的可能,也假設了好多好多的不可能,
可能是Simon帶壞了偉同、
可能是以前的戀愛經驗讓偉同害怕女生、
可能只要經過治療就可以矯正回來、
可能只要小孩出生,偉同就可以開始愛女生……,好多好多的可能
這時,葳葳說了一句話:「我以前也這麼以為,但這是不可能的。」
*****
最意外的,大概是在接近片尾處,偉同的爸爸開始說起了英文,
而這一個對爸爸來說看似接近完美的謊言,突然被戳破了,意外的是,泡泡破滅後依舊保持著近乎完美的形狀,沒有任何波瀾。
一切看似稀鬆平常,一點也不奇怪。
畫面結束在偉同三人目送爸媽走向機場。
*****
我突然有些疑惑,
常常我們會對媽媽傾吐更多的心事,相較之下,爸爸則陌生許多。
在本片中,偉同也是一樣的。
當他再也無法繼續演這假結婚的戲碼後,他對媽媽說:「我是同性戀,Simon才是我的伴侶。」
是宣洩,宣洩再也無法承擔的壓力。
這時,媽媽補了一句「別讓爸爸知道。」
*****
可是到頭來,
爸爸卻是那個選擇接納一切的人,而媽媽則是那個始終無法接受的。
記得,最後的畫面是兩老走向機場,
地毯是紅色的,就像是喜宴一樣,
媽媽哭了,爸爸問她為什麼哭,
媽媽說:因為高興。
爸爸也說:我也高興。
然而,無論是面對這幾個禮拜以來發生的事、或者只是單單的這一句話,
媽媽說的是謊,爸爸說的是實話。
可是,無論是觀者、或是偉同自己,始終覺得媽媽或許可以理解,而爸爸則是被推到最遠最遠的那個人。
*****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好像也是一樣。
可是,會不會,
會不會其實爸爸們都只是不善言表呢?
但只要是子女的選擇,他們總是可以理性的支持。
我想了一想,也許吧。
就像偉同的爸爸,他寧願假裝自己是被蒙在鼓裡的那個,這樣至少成全了這整家人。
爸爸們好像一直都是扮演著這樣的角色呢:默默的、不吭聲的,守護整個家。
*****
最後,特別想說一下:關於本片最盛大、最重要的喜宴場景。
注意一看,其實李安自己也有客串,而且我認為,他讓自己說出了整部電影最重要的一句話:
「你正見識到五千年性壓抑的結果。」
*****
對於這句話,當然可以有很多很多的解讀方式,
而我覺得某方面來說,或許李安是想藉這場戲來打破一般西方人對東方世界的刻板印象吧。
一直以來,東方國家就是「保守」的代表,而這一句話或許就如同李安的氣質一樣,溫溫的、不帶刺的抗議了一番。
雖然那場戲,是喜宴,是男與女相守一生的場合,
但就整部電影來說,那種壓抑並不只是局限於男與女,同性之間也同樣有莫大的壓力,而對於東方人來說,籠罩在那樣「保守」的氛圍之下,任何愛情都更加的不容易了。
*****
我想我近期應該會把李安的「父親三部曲」一起補完,之後有機會的話滿想把這部片重看一次的,到時候應該會寫出更深層次的感想吧。
*****
題外話:
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大家都可以不必再為愛情說謊。
www.41668.com,真希望那樣的日子可以快點到來。
LOVE WINS FOREVER

www.41668.com 1

琼瑶的最新文章:

《羅馬假期》背後的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渲染離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再寫《握三下,我愛妳》】

籌拍這部電影時,格雷哥萊畢克Gregory Peke時年三十六歲,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明星,

高中。不見了蓮姐和小菊。我,英子,老陳組成新的三人小集團。我們三個人卻個性迥異。英子脾氣古怪,獨來獨往,喜歡武俠小說。能蹲在人家院子里,看到天黑。老陳熱情開朗,能說會道,課間講起金庸口若懸河。她家還有好多原版磁帶,有彩色電視,讓人羨慕不已。她爹在鐵路工作,待遇好,所以她家伙食也好。陳媽媽好客,喜歡我,家裡生活氣息濃厚,我就常去蹭飯吃。老陳的妹妹傻呵呵的,也總屁顛屁顛跟著我們玩兒。

2010年10月14日,我接到好友王玫的電話,她第一句話就說:

而赫本只有二十三歲,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孩。

英子家正好相反,陰氣森森,她媽也古怪,似乎不歡迎我們。所以覺得英子性格裡的怪異,陰鬱,看來是家傳的。我們仨學習都好,家長倒也說不出什麼。假期最喜歡一起泡電影院,出了這家進那家,巴基斯坦印度電影看了一大堆。偶爾,也會去公園划船,去動物園看猴子。老陳和英子的關係時好時壞,不知為何總有各種矛盾爆發,我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有時英子覺得老陳太世故,老陳又覺得英子太自我。我呢,喜歡老陳熱情陽光,對英子的灰暗也能理解。三人就這樣打打鬧鬧,苦悶學海中的彼此慰藉。

「瓊瑤姐,我們今天早上,為劉姐做了氣切的手術!」我的心砰的一跳,驚呼著喊:「氣切!」

她是他的影迷,第一次見他,她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高二后半學期,英子神秘消失了。請假。去家裡也沒見到。幾個月後,她又回來,像是變了個人。沉默寡言。更加特立獨行。武俠小說也不看了。跟我們也很疏遠。她來去匆匆,深情冷漠,成績也下滑得厲害。我跟老陳實在無法理解,也很無奈。直到高考結束,我進京,老陳到省城,英子捆綁落榜。臨行前,有天英子來找我,我們一直聊到天黑。黑漆漆的大院裡,看不到英子的表情,只覺得她欲言又止。我覺得她肯定出了什麼事,悲觀,絕望,恐懼,可是她最終什麼都沒說。只是答應之後給我寫信,保持聯繫。

劉姐,在影劇圈中,大家都這樣稱呼她,就像稱呼我「瓊瑤姐」一樣。但是她直呼我瓊瑤,因為她堅稱我比她小。她是我的老友,工作夥伴,我的導演,在我的人生和她的人生中,我們彼此都佔據著相當大的位置,她的名字是「劉立立」。

他也如此。第一眼,他愛上她。

回到家跟大人說了,他們只是嘲諷小孩子敏感多疑。以後的通信,很快驗證了我的猜測。某次意外事件里,英子被鄰居強暴了。她從此一蹶不振,學業也荒廢了。家裡為了她的名聲,選擇庭外和解。搬了家。信裡她一直在問我,還有沒有活下去的理由,是不是就此會被人看不起,是不是自己很髒?我不知如何可以安慰她,只是跟她保證,我會一直陪著她,做她的朋友。我信守了承諾。

第一次見到劉姐,是1976年,我拍電影《我是一片雲》,她是那部電影的副導。我從沒見過嗓門這麼大,活力這麼旺盛,工作能力如此強的「女人」,她給我的印象太深了。到1978年,我跟她說:「妳來幫我當導演,妳行!」她對自己完全沒把握,我堅持說她行!於是,她導了我的《一顆紅豆》,從此開始了她的導演生涯。所以,她常對我說:「妳是我的貴人,妳改變了我的命運!」

當電影拍完,製片將主演人的名字先寫他時,他拒絕了,

從那時起,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繫。我在外上學七年,工作十幾年,每次假期回去都會找她,一起看個電影,吃飯,溜達。她上班了,賣電器,節假日沒休息,我就去商場找她,站在櫃檯邊,陪她說話。她一直孤身一人,哥哥妹妹都結婚生子,只有她跟父母同住。好在,工作讓她的個性變化不少,愛說話了,為人處世更有彈性。無數次相親,戀愛,都無疾而終。我本來以為,她只能一輩子如此了。直到前幾年,她告訴我相親成功,准備結婚了。真為她高興。四十歲她終於嫁人了,也算有個歸宿。我回去看她,還她的老公一起,個子不高的淳樸男人,在他們新房抽了根中南海,挺好。

我和劉姐就這樣成為工作夥伴,我用「喬野」為筆名,編了許多電影劇本,都是她執導的。我們交換著彼此的感情生活,交換著彼此的心靈秘密,也分享著共同為一部戲催生的喜悅。在電影的極盛時期,我們每次票房破紀錄,就要在我家開香檳,那時工作人員、演員和她的另一半----董哥全到齊,笑聲鬧聲驚天動地。當我把電影公司結束,她進了電視圈,把我也拉下水,我們又拍了《幾度夕陽紅》、《煙雨濛濛》、《庭院深深》、《在水一方》……等一連串的電視劇。我和她,就這樣成為一生的知己。

他說,先寫她。因為他知道,電影一公映,她就不再是那個默默無聞的女孩了。

她的婚禮,我讓老陳訂了大花籃送過去,聽說她早就改名了,也好。換個符號代碼,也換种生活,換個好運氣。不知是否因為結婚,我們見面的機會少了,好像,我的陪伴也到了盡頭。或許,她有些迴避。甚至最近幾年家裡老人生病,我幫她聯繫醫院會診,最終都沒見到她。只是聽說,她的婚後生活並不如意,夫妻常年異地分居,聚少離多。她大半時間還是住在娘家,不想生孩子也成了夫家的心病,婚姻岌岌可危。

劉姐的感情生活是不可思議的,她年輕時,是風頭人物,是「校花」。董哥是她的學長,都是政工幹校(今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戲劇系的學生。劉姐風頭太健,很多學長追求,大家比賽寫情書給她,打賭誰能追到手。董哥也是其中之一。但是,直到董哥畢業,這些學長誰也沒追到她。

果然,電影公映,她一舉成名天下知。當年就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想起當初,她拎著禮物來看我家閨女,還說起她也願意,如果有機會做母親。我們從十幾歲認識,到現在三十多年了,有些部分似乎長在一起,卻沒想到,還是斷了。或許,她覺得這樣能斬斷和過去的所有連接,能忘記所有的創傷記憶,面對新生活。那么,我就只有默默祝福她安康順意了。。。待續

沒多久,董哥結婚了,娶了王玫。當劉姐畢業,進了影劇圈,董哥也進了影劇圈,他們都從「場記」幹起,兩人經過許多曲折,居然電光石火,陷進一場驚天動地的戀愛。但是,此時的董哥已「使君有婦」,兩人只能在外面租了一間房子同居。董哥有才華有能力,是各方爭取的「名副導」,跟劉姐這場戀愛,風風火火,充滿了戲劇性。劉姐性情激烈,曾經為了和董哥爭吵,一刀砍在自己的胳膊上,頓時血流如注,差點沒把手給砍斷。(那是一本巨大的書,無法細述)

而她的愛,卻不能說。她愛上他,而他卻是有家庭的,儘管婚姻已到盡頭。

當時,王玫已經生了一個女兒,卻仍然在藝工總隊表演。當王玫知道董哥有了外遇,她沒有吵鬧,默默忍受著心裡的不滿。有一次,董哥到南部去工作,王玫也到外地去表演,才一歲多的女兒雅莊,交給祖父母照顧。不料女兒半夜發高燒,持續不退。祖父母找不到王玫和董哥,卻找到了劉姐。劉姐一聽董哥的女兒生病了,急得二話不說,直奔祖父母家,抱起雅莊,就飛奔到當時台北最好的「兒童醫院」。那時可沒健保,兒童醫院收費極高,診斷後要住院。劉姐沒錢,把家裡的電鍋、熱水瓶……各種可當的東西全部典當,再抱著自己的棉被去醫院照顧雅莊。當王玫回到台北,驚知女兒病到住院,急忙趕到醫院裡,卻看到一幅畫面:雅莊蓋著劉姐的棉被睡著了,劉姐搬了一張小板凳,坐在病床前,手摟著雅莊,累得趴在床沿上,也睡著了。王玫驚愕的看著,眼淚忍不住滾滾落下。一顆母親的心,和一個妻子的心,在剎那間融成一顆「大愛之心」。

後來,她嫁給了導演。他參加了她的婚禮,並送給她一枚蝴蝶胸針。

等到董哥從南部回到台北,才大吃一驚的發現,王玫不但和劉姐成了最好的朋友,還把劉姐接到家裡,兩個女人說,願意分享一個丈夫!董哥不敢相信,卻喜出望外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再後來,他離了婚,又結婚。再後來,她離了婚又結婚。始終無法交集。

從此他們過著三人行的生活。王玫陸續又生了兩個孩子,都把劉姐當成親媽一樣,稱呼劉姐為「好媽」。劉姐對這三個孩子,更是寵愛異常。尤其是小兒子「四海」,幾乎是劉姐抱大的,劉姐愛這兒子到無以復加,連我旁觀的人,也歎為觀止。劉姐也為了這段愛情,為了尊重王玫,終身不要生孩子,免得孩子們之間會產生問題。

四十年中,光陰無數,只有那蝴蝶胸針始終陪伴她。

問世間情為何物?我實在不明白。年輕時,沒有人看好他們這種關係,總認為隨時會鬧翻,會弄得不可收拾。但是,他們就這樣恩恩愛愛的生活著,數十年如一日。當年,我也曾私下問劉姐:「妳終身認定董哥了嗎?未來是妳不知道的,會不會再遇到別人?」她斬釘截鐵的回答我:「絕不可能!我認定他了!」

一九九三年,赫本離開人世。葬禮上,他來了,來看她最後一眼。

劉姐當導演,收入比當副導演時,當然好很多。董哥也當導演了,卻沒有劉姐勤快,接戲比較接得少。劉姐把賺的導演費,除了少數寄給父母,少數自用,其他都用在董家。董哥才氣縱橫,每次劉姐接到劇本,都是董哥先幫忙看劇本,然後和劉姐討論,再幫劉姐分鏡頭。因此,兩人的工作是密不可分的。王玫就專心持家帶小孩,三人一心,把孩子一個個拉拔長大。他們這一家人,成了很奇妙的一種「生命共同體」。最讓我感動的,是王玫數十年不變的那顆無私、寬宏、包容的心。她不止包容,還深愛著劉姐,有次甚至對我很真心的說:

她躺在花叢中,在他眼裡,人如當初一般美麗。他吻著她額,終於說,你是我一生最愛的女人。

「我沒什麼學問,也不太懂電影,看到他們兩個一起工作分鏡頭,總覺得他們才應該是一對夫妻,我好像妨礙了他們!」言下之意,還很歉然似的。

這句話,她等了一生。

一年年過去,當劉姐年紀老了,不再能風吹日曬幫我拍戲了。我和她的友誼不變。每年過年前,一定要見一面,談談彼此的生活。2007年,劉姐和董哥來我家,我發現劉姐講話有些口齒不清,走路也歪歪倒倒。董哥才告訴我,劉姐患了遺傳性的一種罕見病「小腦萎縮症」。我頓時目瞪口呆,我看過一部日本電影,名字叫「一公升的眼淚」,內容就是紀錄一個患了這種病的女孩,如何一步步走向死亡。當我嚇住時,反而劉姐安慰我,她說:「我母親有這種病,它會讓人逐漸失去行動能力,逐漸癱瘓,無法說話。但是,它不會影響智慧和生命,我母親發病後,還活了二十年!」董哥在一邊接口:「二十年夠了,這二十年,我和王玫會照顧她!」

十年後,拍賣會上,義賣她的物品。白髮蒼蒼的他來了,只為那枚蝴蝶胸針。

那天,看著董哥扶持著劉姐離開我家,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立刻衝到電腦前,去搜尋「小腦萎縮症」的資料,發現確實像劉姐說的,如果是老年人發作這病,不會影響智力,但是,會逐漸失去所有生活能力。我想到,劉姐是這麼有活力的一個人,怎能忍受逐漸癱瘓的事實?如果失智還好,反正自己都不知道了!假若思想一直清晰,卻連表達能力都沒有,那不是禁錮在自己的軀殼裡了嗎?到那時候,董哥和王玫還有耐心和能力來照顧她嗎?畢竟,董哥和王玫也老了,董哥自己身體也不好。

他買下了它。

從那時起,我和王玫就經常通電話,談劉姐的病情。劉姐沒有她說的那麼樂觀,她的病惡化得很快,從發病到不能行走,到說話完全不清,在三年中全部來臨。王玫每天要把她抱上輪椅,抱上床,幫她洗澡,餵她吃飯,推她去外面散步……家裡還有新添的小孫子,可以想像生活多麼艱難。我力勸她請外籍看護來分擔辛苦,如果王玫也倒了,誰來撐持這個家?她聽了我,請到一個很好的印尼看護。

半生的光陰裡,他沒有告訴她,這不是普通的禮物,是他祖母的家傳。

然後有一天,王玫告訴我,劉姐因為肺部感染,進了加護病房,現在插管治療,說不定會挨不過去。我難過極了,談到傷心處,不禁哽咽。我當時就要求王玫,如果到了最後時刻,千萬不要給劉姐「氣切」,因為「氣切」會延長生命,卻無法治療這個病,還不如讓她走得乾脆一點。我自己,早就寫好放棄急救的文字,並且交待我的兒子,絕對不可氣切和電擊,時候到了,就讓我平安的走。

幾十天後,他去世了,握著胸針,和他一生的愛戀...

因此,當我聽到王玫說,幫劉姐氣切了,我才震懾住。我問為什麼還要氣切?王玫哽咽著說,不捨得啊!插管已經把她的喉嚨都插破了,醫生說,有人八十歲氣切後還救了回來,何況,劉姐還有意識,會用眨眼表示意見,當他們問她要不要氣切時,她皺眉表示不要。但是,王玫問她,妳不想回家嗎?妳不想看兩個孫子嗎?劉姐又連連眨眼了!王玫說:

www.41668.com 2

「她還有生存的意志,她還能愛啊!我們捨不得放棄她呀!」

談到這兒,王玫忽然對我說:「我和董哥離婚了!」

「什麼?」我驚問。「這個節骨眼,你還跟董哥鬧離婚?」

「沒敢跟妳講,」王玫歉然的說:「我們離婚後,十月三日那天,董哥在醫院裡,和劉姐結婚了!總得讓她名正言順當董太太呀!萬一她走了,我兒子才能幫她當孝子,捧她的靈位呀!」

我握著電話筒,久久無法說一語,眼淚在眼眶轉,聲音全部哽在喉嚨口。王玫在電話那頭也沙啞難言,董哥接過了電話,繼續跟我說。告訴我整個離婚結婚的提議,是兒子四海提出的。因為他要當劉姐名正言順的兒子,為劉姐當「孝子」。

結婚以前,他們去病床前,把離婚證書亮給劉姐看,董哥說:

「我可以娶妳了!妳要不要嫁我?」劉姐眼睛濕了,眨了眨眼。表示願意。

所以,十月三日那天,醫生和護士們,把病房佈置成新房,貼了囍字,還有一束氣球。區公所的職員被請來,到場見證(因為要辦理結婚戶籍)。大家圍繞著病床,一起唱著《庭院深深》,和其它的電視主題曲。劉姐笑了,她已經很久沒有笑過,但是,她笑了……董哥就這樣娶了和他相愛了四十幾年,現在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新娘!

我聽著,哭了。我說:

「董哥,你生命裡,有這麼偉大的兩個女人,你也沒有白活了!我該不該說恭喜你呢……」我說不出話來,心裡是滿滿的感動和激動。王玫又接過電話,跟我說:

「雖然沒照妳的意思做,我們幫她氣切了,醫生說,氣切之後可以活很多年。劉姐還有多久,我們還不知道。如果狀況穩定,兩星期就可以出院,我會把她接回家,有孩子孫子包圍著,她一定比較快樂!今天,我去醫院看了她,我握住她的手,妳知道嗎?她居然回握了我幾下!好像在跟我說什麼!」我心裡一震,想到曾經告訴劉姐,《敲三下,我愛你!》的故事,當時還想拍成電影。(那故事收在我《不曾失落的日子裡》,劉姐非常喜歡)。我頓時知道了,劉姐在對王玫說:「握三下,我愛妳!」

這是我身邊的故事,最真實的故事,聽了這故事,我一直激動著,想到大家在醫院裡唱《庭院深深》的婚禮,想著我的好友劉姐和她的一家,我什麼事都做不下去。我的眼睛不曾乾過,好想哭。但是,想到劉姐在生命的尾聲,迎來這樣一個婚禮,她一定得到莫大的安慰!她一生付出這麼深的愛,董哥和王玫,也用這麼深的愛來回報她!她也值得了!如果,我們這個社會,不用批判的眼光,來看待各種愛情,也能欣賞容納這樣的愛,那有多好!何況,現在連同志都要立法結婚了!

人類的愛是很複雜的。我有一個朋友研究科學,他告訴我,宇宙中有龐大的星系,每個星系可能都大於我們的太陽星系,當兩個中子星合併時,會發生巨大的力量,叫做「重力波」。「重力波」會產生一種時空漣漪,轉變時間和空間,影響巨大。他說:「人與人不可思議的相遇和感情,可能就是重力波造成的,沒有對錯,因為重力波強大、註定、而無從逃避。說不定今天的你我,早就在幾億年前某個星球裡相遇過,所以才有『似曾相識』和『一見鍾情』的事發生。」

我不懂科學,在寫這篇文章的今天,「重力波」已經在2017年10月16日被人類直接探測到而證實了。但是,愛因斯坦早在一百年前就預言過,當時無人相信。這和劉姐、王玫、董哥的故事有關嗎?我那相信科學又相信愛情的朋友說:「如果你相信重力波,你就會相信世間所有不可思議的愛情!」

知道劉姐和董哥結婚那天,我的心情無法平復,我要把這個故事即時寫下來,這故事裡不止有愛情,還有你我都無法瞭解的大愛!為什麼還有人不相信「人間有愛」呢?我祈望劉姐能夠早日出院,回到她新婚的家,再享受一段親人的愛!因為她還有知覺,還有意識,還能愛!

今天,是2017年10月30日,距離劉姐氣切,已經七年。我重新整理這篇《握三下,我愛妳!》因為七年間,我發生了很多事情,鑫濤失智,我心力交瘁的照顧,在他又大中風後,我遷就鑫濤的兒女,違背他的意志,幫他插了鼻胃管。當初,我請求董哥夫婦,不要幫劉姐氣切,結果還是氣切了,過程幾乎一樣。這七年裡,董哥和王玫照顧著劉姐,在一次次反復肺炎之後,終於長住於醫院。王玫開始奔波於醫院和家裡,幫劉姐逐漸變形的身子,親自擦拭,一面擦拭,一面告訴劉姐家裡的種種大事小事,不管劉姐能懂還是不能懂。劉姐再也無從表達,成了標準的「臥床老人」。

2015年8月,董哥因肺氣腫病危住院,對王玫說:

「如果我的時間到了,什麼管子都不要幫我插,立立的悲劇不能在我們家發生兩次,我不要像她那樣活著!」

王玫點頭答應,董哥住院後,把氧氣罩拿掉,對王玫說:

「我想唱歌!」

他對王玫唱了兩首歌,一首是《一簾幽夢》,一首是《感恩的心》,握住王玫的手,在王玫對他表示,會繼續照顧劉姐之後,帶著淡淡的微笑,離開了人世。

照顧者比被照顧者先走,是常常有的事。我前兩天才去看鑫濤,我檢查他的手,檢查他的腳,告訴他我來了!他完全沒有反應,我看著那已經變形的手腳和傴僂的身子,知道即使如此,他還是可以在管線和醫藥下「活」很久。我忍不住對他低低說:「可能我無法送你走,看樣子,我會像董哥一樣,比劉姐還先走!」

回家的我很悲哀,想著劉姐的故事,我告訴自己,我要把《握三下,我愛你》再整理重寫一遍。劉姐還活著,七年了!鑫濤也還活著,整整住院608天了。我想起,在我出版《雪花飄落之前》時,辦了一個「新書座談會」,在座談會上,和幾位醫生談論「臥床老人」和「插管問題」。座談會結束後,我走下台和來賓們擁抱,不料王玫也來了,她抱住了我,哭著在我耳邊說:

「瓊瑤姐,看了妳的書,更加明白了!當初沒聽妳的話,我們錯了!不該幫劉姐氣切的!」

我忍著淚,緊緊的擁抱了她一下,偉大的女人,常常隱藏在社會的小角落。還要被這個社會「道德的眼光」批判。我知道,她仍然在幫劉姐擦澡,仍然每隔一天去照顧她丈夫的女人!哦,錯了,她已經離婚了。是去照顧她那已逝的「前夫」的「妻子」!

真實的故事,一直在我身邊演出。

明天,我想去醫院,只為了去握三下鑫濤的手!

                                                                                                 

瓊瑤

2017.10.30,寫於可園

本文由41668发布于www.4166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善意謊言的拆穿與諒解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塑料姐妹花情谊,扭曲的亲情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