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8com金沙-41668金沙唯一官网-www.41668.com

千万玩家的共同选择!41668com金沙(www.ittsui.com)是一家专注用户体验与品牌信誉的娱乐网站,41668金沙唯一官网为玩家带来良好的服务,www.41668.com通过多年总结,创建了一个信誉、高效、好玩的游戏平台,100%首存红利和欢迎奖金。

毕业那天,平安夜的意义

来源:http://www.ittsui.com 作者:www.41668.com 人气:157 发布时间:2019-11-22
摘要:亲爱的瑶瑶**:首先要感谢你把我甩了,和那个小子开始了浪漫生活,使我顺利的回到了单身生活,也使我和很多留学出国的哥们一样,带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出国前你怎么给我说

亲爱的瑶瑶**: 首先要感谢你把我甩了,和那个小子开始了浪漫生活,使我顺利的回到了单身生活,也使我和很多留学出国的哥们一样,带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出国前你怎么给我说的,海誓山盟发了多少,没想到我出来没半年,你就和那小子撒丫子飞奔去寻找幸福了,为嘛啊你能告诉我不能?一开始人家 给我说,你和那谁谁有点近让我小心点,我没在意,本来嘛,你从小就是个小公主,爸爸疼妈妈爱的,上了学从高中开始离了家还有我陪着,这下 离开你了,你也该找个男生当个知己嘛的,没想到你们这知己发展那么快,那天上网胖子给我说,亲眼开到你和那小子从你们那垃圾学校旁边的 情人旅馆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别说帽子了,连我头发都tm快绿了。 我不想说你忘恩负义背信弃义喜新厌旧什么的,就说说我对你哪里就不好了。上高中老师管的严,我还是坚持每天一张纸条每星期一封情书,从老 师眼皮地下传给你,你说咱班那谁谁给那谁谁送花了浪漫,我上课时候没办法去买,晚上放学了跑遍大半个天津去找晚上开门的花点买了花给你送 到寝室楼下,你每天早上爱睡懒觉,我为了让你多睡会不用去食堂吃饭,早上6点就蹲我家楼下等那摊煎饼的大爷来,人家大爷都感动了,你为嘛 就没感觉呢?那次逛街,你看上那件叫嘛牌的衣服来着,600多的,你没舍得买,我愣是连蒙带骗的从我妈那弄了钱来买给你,我还记得你拿到那件 衣服时候那欣喜感动的表情,为嘛你现在就想不起来 ? 好,别的都不说,你把我甩了你也给我说一声吧,你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我倒好了,当王八了,你还真以为我武大郎啊。你把我甩了,好,你以为那小子是什么好货啊?我听胖子说那小子在你们学校人称处女杀手,专蒙骗你这种清纯少女。说白了他长的也就是帅点,只有那么个脸蛋,我长的不说有多丑,起码也看的过去吧。你当时也不就是因为这一点才跟我好的嘛。现在好了,我的老脸你看腻歪了,就开始寻找新欢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模样,脸上那粉抹的和面扑似的,每天出门前要先化俩小时妆,你也不想想你卸了妆人家还要你不。 也对,平时见不到的时候你也不用化妆,晚上嘿咻的时候,灯一拉,也看不到你那老脸。说道晚上,我还真想和你说道说道。原来我俩也一起出去过夜过,但是到最后一关之前我从来都是克制住了,为嘛?我想把一个完整的你留到我们结婚的那一天。所以不管我有多么*******多么的欲火中烧,我都努力克制住了。但是,以我对那小子的了解,你俩应该早xx了吧。那小子看到那朵红色的花的时候,是不是一边提裤子一边笑话我无能呢。你问问你自己,你扪心自问,世上除了你家人,还有谁能比我更珍惜心疼你? 我分析下你的这种行为 第一方面,我俩6年感情,就比不上那小子半年的情话 ?胖子给我说你俩认识还没有半年,我就为了这半年就把我们这六年给抛弃了?那么你觉得这么 六年和6个月来比哪个会更牢固一些 ? 第二前途方面,我和他哪个前途更光明一些 ?我毕业了怎么说也是个海归派,他个垃圾三类学校毕业之后有工作没你想过没有。你从小娇生惯养,上学时候那袜子都是我带回我们寝室给你洗的,你有想过你以后会和他一起吃苦嘛的你想过没有?现在一类研究生毕业找工作都难的不行,你以为他牛逼的以后能当个白领? 你是愿意以后住100多平的商品房还是住不到50的筒子楼 ?你是真傻啊还是搁这给我装逼呢? 第三感情方面,我俩开始的时候我还是第一次谈恋爱,你已经不是了,我也没说过啥,一直那么呵护你,那小子的流言蜚语你自己也知道,你也知道你们学校那些快嘴的三八能他妈把你俩说成个嘛玩意,你自己想不明白就让那小子帮你一起想。 第四从面子方面,你是喜欢别人说你有个在欧洲的男友还是喜欢别人说有个他妈隔壁三年二班的男友 ? 好,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我想开了。本来我还想不开,有段时间还想着闹死闹活的,不过现在我已经好了,既然你舍得甩了我,我就没必要为你再付出嘛。你当时给我说的什么要是我们分手了你会去死嘛的你也别实现了,虽然分了我还是舍不得你去死,你要是死了我咋和你妈交待。以我对你的了解程度来看,你要是看到 这篇帖子肯定会后悔和我分了,不过你也别回头来找我了,为嘛,因为第一我不吃回头草,而且你折腾的我 对你也没嘛感觉了,你找了我我最多把你介绍给我隔壁的四眼,再找我也没可能了,第二来说我有处女情结的,你都是个二手货了我要是再勉强我自己和你重归于好破镜重圆嘛的我会觉得你很恶心,我怕我走在路上会吐出来。 告诉那小子,要是真心要对你好,记得天凉时候提醒你多加件衣服,要是你不知道选那件穿的时候就要你穿那件紫白条的,没为嘛,那件衣服不漂亮但是很暖和,还要记得在你每个月来朋友的时候要对你百依百顺,因为那个时候你脾气相当暴躁,打人咬人还摔东西嘛的,告诉他这个时候要依着你,要不你就疼的要哭,还要记得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要给你发短信“晚安 爱你”要不你睡不着觉,要是那小子舍不得一毛钱的短信费,要他找我,我给他打过去够他发一年的钱,明年的明年再打,还要记得陪你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先走你左边,然后过到马路中间了再走到你右边,因为你最怕那些卡车刮的你东倒西歪....还有好多事情你最好一件件的嘱咐他,当年我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吃了不少苦,惹你哭了几回,还吵过几回架,现在你把那捷径告诉人家省的你俩吃苦。 我送你那些东西你也别扔了别烧了,可惜了了。那些衣服,你包起来捐给四川灾区吧,那里小女孩估计长这么大的穿过的衣服加起来也没有那一件贵,前年送你那过生日的戒指,你别扔了,怎么说也是白金的,你找个店给卖了,得了的钱拿去和那小子开房吧,我也了解学校寝室是不让男生进的也不方便,送你了的那两双鞋,你就趁晚上没人的时候,放到你们学校后面那片民工房的路口吧,怎么说那鞋也八成新呢,人家民工兄弟的老婆女儿总有能穿的。每年冬天我都送你一套手套围巾,一共六套,你去放到孤儿院的门口,快过冬了不知道人家孤儿有没有这样子的好东西。还有那个一人高的熊,那么大一个,你扔了太可惜了,你定个时间让我二妹去你家拿吧,那年圣诞本来说给你和她一人买个小的结果你说你喜欢大的我就没给她买,她闹了我好几个礼拜。还有好多小东西小礼物的,那些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对了我的照片你千万别扔,让别人看到我照片了我怕吓到人家你也别烧,烧活人照片不吉利,你就去我家还给我爸妈吧....哦对估计现在你也不敢去我家了,那你就给涛子吧,让他送给我家去。 看到帖子你也别留言也别回复也别给我电话邮件什么的,我没说出你的名字,除了涛子、胖子、高远、二皮和我没人知道我说的是谁。我马上要和二皮去吃饭吃了饭去上学然后放学了去打工一直到深夜才能回家,然后洗洗睡了也没时间上网了,你给我说嘛我也看不到,总之记得我没怎么恨你,完了你好好照顾你自己,我相信世界上除了我没人能比你自己还心疼你。 你看到帖子高兴也好生气也好伤心也好也不关我嘛事了,你俩好好过吧。 小编:不知道各位看完这篇帖子有什么样的心情呢?无论你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进来说说吧!

大家都没有起床,只是坐在床上,一起开了最后一个卧谈会。卧谈会的主题就一个,那就是毕业后,大家都去哪个城市发展,又都准备干啥。去哪个城市,都没怎么说,只是做啥工作,好像成了我们所有人的迷茫。因为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毕业可以干啥。

记得情人节时候,学校已经开学了,我请假还在学画画。我男友在学校上学,柿饼在外上音乐课。

所以当我毕业前夕实在忍不住就此事发了一条朋友圈后,行政办的老师以破坏学校名誉为由把我教育了一顿。我感到这事很荒诞,荒诞透顶!

吃完饭,大家开始收拾行李,每人都大包小包的,有的带不走全部打包发快递,那时候记得只有邮政,没有现在的快递公司。所以还需要打车送到邮局。有的带不完的开始先发邮局,有的干脆被子都不要了。书本啥的全部拿到楼下论斤卖了。

给柿饼打电话,柿饼说自己已经在床上了,我说我钱不够做出租了,柿饼很无奈,因为不让我那么晚出去,当地治安并不好,没想到我还出去了。

当警方问到我的时候,我强调了这个黄毛一些好的事迹,并且加上了两三条恶迹,在所有的事实面前,我都加上了“听闻”二字。问我的那几个警察可能已经知道了我的这些听闻,打着哈欠开始询问下一个同学。

我好想大哭一场,但我没有。我只是有些伤感,曾经一起的兄弟们,都各奔东西了。不知道以后多久才能相见。

觉的四年前那天,平安夜送给我个大感动。

“我们讨论这些也是毫无意义啊,学校已经给了定论……而我们也永远得不到道歉的。”我说。

胖子来劲了,我好像发现我长肉了。我哦的都没有人理他。我想了下,好像过得很充实,具体也说不出收获到啥,反正忙碌,就是最大的收获。

离家远了,以前的朋友渐渐都没联系了。

我以为我还在梦中,但是我的脸确实感觉到了疼痛。于是我迷离的双眼终于清醒,这时我们寝室的四个人也都清醒,看到这家伙同另外三个一样喷着劣质香水的货也在扇我室友的耳光。

我们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就这样聊到了中午,然后大家一起吃了个饭,吃饭我们专门选了食堂,因为这是大家最后一次吃食堂。所有人把饭卡全部清零,没有清零的直接退掉。一起打了好几个菜,感觉是平时的2倍量,要了几瓶啤酒,大家对酒思考人生。

回到寝室,寝室安静的不像话,我换了一身衣服,给朋友打电话,该运动了,没人接,打给她室友,她室友说她在买东西,今天不跑了。

其他几个男子一哄而上,想要夺过我手中的刀子。期间有好些人从中阻拦,我似乎刮伤了好些人,似乎把我学校里无数次摸到刀柄的瞬间都实践了出来。我的心中感到一阵子轻松,越是轻松,他们就越是止不住我。

我正在回忆憧憬,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打开一看,是宿管科的李大爷。他说:“今天都走吧,有没有住宿的,我要登记下。”我回答:“等下就走,今晚不住了。”我关上门,拿着行李,走出了寝室,对着寝室内看了一眼,然后把门给锁上了。

闹钟响了,扭动两下酸涩的脖子,响了几下,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这时,忽然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我接起来,是前台的那个三十几岁的阿姨:“你的那个小女朋友来不来了啊?”

起床了,起床了!我们毕业啦!

今天南昌的妖风挺大,在操场上跑着,听着广播,对啊,今天平安夜,一直有人给重要的人点歌,操场上今天人很少,但也都有伴儿。

“这上面的治疗费是啥意思?你们也没给我治疗啊?”我疑问道。

一大早就听见寝室的小不点在叫,因为身高不到1米6,我们都管他叫小不点。你们怎么还睡觉,都几点了,还不收拾行李,各回各家啊。都在这准备干嘛?

他在给苹果包装,我帮他把苹果盒折开,看到一个很漂亮的纸盒,我说,能送我这个吗?

这林林总总的慌乱一直持续到了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晚上。

然后就见他们2个人在互相伤害。其他人也都被吵醒了,紧接着,小不点就成了大家攻击的对象。最后被攻击的体无完肤的小不点,开始求饶起来,这才收场。

给男友送过东西,下午我和他以及我们的朋友,一起去唱歌。

走出医院,我想着医生的话,他说我需要一个完完全全地休息。于是我就在当日的晚上自己一个人开了学校对面的一家宾馆。凌晨时候,我被隔壁女人激烈地呻吟声吵醒。一边咒骂一边用拳头敲墙,隔壁反而叫的更大了。

说到这,我看看寝室,一片狼藉,只剩下我和胖子的行李。然后就是不要的东西。过了一会,胖子意味深长的说,那我也走了,你保重。我就目送胖子出了寝室。

ktv朋友们唱歌情歌格外刺耳。我闹着听悲伤的歌,他唱分手快乐,我气着打了他。

我忽然感觉我的太阳穴充血,伴随着一股从对面厕所传来的一股屎臭味儿,我感觉这事荒唐透顶,我强忍着问道:“学校解释为什么了吗?”

这个话题,也就不再聊了。阿鲍开始起头,你们大学这几年都收获了啥。他笑嘻嘻的说:“我可是找了个老婆,好歹还有点啥你们呢?”小不点也很骄傲的说:“俺也有对象,难道你们不知道?”当然我们是知道的,只是好像经常闹分手。睡在我旁边的老郭也笑了,“我可是也有对象啊,你们也不知道,”这个真不知道,我们大家都在说。然后只见他把手机打开,给我们看照片,让我们觉得吃了一惊。这家伙原来就是传说的“地下党”。阿建有些憋不住的笑:你们都太俗了,知道追我的有多少吗?我可都没有答应。

大学了,在离家八百多公里的城市,已经生活了一年半,做为北方女汉子的自己,却觉的南昌的冬天格外冷。

“可我们没来由地挨了那四个杂种的耳光这点也毫无意义啊。”胖子开始剪左脚的大拇指。

最后我关上门,坐在阳台,看着寝室的后面,这后面是一座山,山上的风景我已经无心欣赏。只是对着空荡的寝室,回忆着每个兄弟都在的场景,看见他们每个人的面庞仿佛还在身边一样。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就我一人。

朋友喊我一起去吃饭,吃饭时候的说笑,仿佛我才有了一丝丝活力。

“那也不该我们受啊……再说那个货又他妈没结婚,谁她妈是他老婆啊,我顶烦这些人的。”胖子剪到了小拇指。

我因为离家近,也就没有太着急。第一个送走的是老郭,家住阜阳,送他到楼下。看见他有些舍不得的看看我们,然后说了句:“电话联系。”第二个是阿鲍,因为要去苏州,带着对象一起去。我们把他们直接送到学校门口,打上出租车,看见他们幸福的一对,都比较开心。阿鲍说:“以后来苏州找我,兄弟们。”第三个是阿建,回安庆,买的火车票,差点没有赶上车点,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临走,丢了句:下次记得到安庆,带你们吃安庆包子。第四个是小不点,要去蚌埠,我和胖子直接给送到出租车上,他只是笑着说:“你们咋还不走,马上可没人送你们。”我和胖子相对而笑。

也许那时候就觉的他人其实挺好的吧。

那次典礼,讲台上的爆竹就是这几个被开除的老师和那几个留级查看的学生一起闹的。使我惊讶的是,那几个留级查看的人我基本都认识,按照我心中的分类,他们应该是属于静的啊,那几个老师平日里也是很斯文的啊。那个语文老师我还跟他请教过问题,他当时用《资本论》引经据典地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他的学生一写应试作文就低分,一写自由习作时就高分的现象。我记得我听得入神,忘记了上数学课。

只听见嘘声一片,其实我们都知道阿建是在自负。阿建还是比较喜欢吹牛的,别说追他的女孩子多少,我们从来没有看过。

他是我高二同学,平时都基本没交集,记得那是平安夜的前一天晚自习,我忘了为什么换位了,我在坐在了他旁边。

很明显,我又一夜没睡好,平时室友打呼噜,此起彼伏的,因此每夜的睡眠总是一阵一阵的。即使是我有意躲到这宾馆里,这夜晚也是慌乱地要命。第二天回到学校听课,我从上午的第一节课一直睡到了下午的最后一节,中间挪了几个教室,我连午饭都没吃。

我拖着行李,带着些许伤感,走到学校门口。我回过头对着学校,心里默念:再见!母校,再见兄弟们!

那天中午天气很热,太阳很大,我拜托他骑电车把我送到学校,因为七夕,我要给男友送饭和我准备的惊喜。

“最后咋办了?”我问道。

这时候,一个不明飞行物砸向了小不点。我抬头一看,是双臭袜子。小不点没反应过来,就被袭击了,扔袜子的是寝室的胖子。叫他胖子,不是因为胖,是因为能吃。

以前他说吃柿饼醋。让我别和柿饼打闹,我答应了,因为柿饼有喜欢的女生,我觉得男友生气,那我就不和柿饼打闹呗。

直到下一站,警察上来才将我制服,而我,一直在笑。

大家忙的热火朝天,突然一声巨响,原来是胖子的水杯给摔到了地上。差点没有砸中我,我真好就在旁边。好在玻璃渣没有溅到身上。我对着胖子就是一顿数落: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刚才多危险。胖子笑着说:“干嘛,准备讹人啊。”我哭笑不得。

七夕,我哭了。

我刚要走,护士叫住了我,说:“你走呀?”

www.41668.com 1

后来因为小说看完了,问他借书,他也借给我了,渐渐熟悉了。知道我历史不好,而却是他强项,他就帮我串历史。

“你看看,这群人平时道貌岸然的,终于得到报应了。”一个嘴里斜叼着烟的学生一脸不屑地说道。

最后就剩我和胖子,我对胖子说,要不你最后,反正你去武汉,也不急着一时。胖子说,我不想最后走,我怕我受不了这空荡的寝室。

高中毕业,我和男友就分了。因为不想活在熟悉的环境处处有男友的影子,就报了离家八百多公里的大学。

当我看见我的洗衣盘子里赫然立着一坨屎时,我彻底认输了,我也努力地抑制住我的愤怒,把这件事当成一件笑话来度过,但是总是如鲠在喉。想到我刚来这里时在公共晾衣间就丢了一个裤衩,然后我赌气继续晾,所以我就一连丢了三条裤衩!操他妈的!

一直等,却没等到他电话。

“丢啥?”我讶异地问道。

室友一个出去玩,一个早上独自一人去买东西,一个在床上看电影。

所以毕业典礼那一天我斜躺着看天上的白云缓慢地在飘的时候,这是我为数不多的最惬意的时刻了,竟然是被一声声异常突兀的爆竹给惊扰了。

其实我知道我们并不熟悉,不给很正常。

我心中疑惑不解,一脸懵逼,操!这是行为艺术?我手脚并用把这家伙推下了床,迅速穿起衣服,同我们寝室四个人大骂着一起把这些家伙推出了寝室,幸亏我方有一个大胖子,在这次遭遇战的时候渐渐地占了上风,这时二楼的两个宿管阿姨问询赶来,阿姨的脸上早已经没了焦急,也没有汗珠,一脸平静。楼道里有好多的寝室门都开了,好奇地张望着。

却没有了那份压抑,没有了那份孤独。

“不了了之了呗。”

谢谢你。

医务室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护士,二十七八岁吧,正打着电话,似乎是给她男朋友,因为我总能听到“亲爱的”这三个字。她看到我进来也并没有打算挂掉电话的意思,我坐在一张医疗床上,等着她打完电话。时间太久了,我太累了,我又昏睡了过去。

身在外地,想说说心里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聊些开心的。

“我们打黄毛那四个人的时候。”

给他说,我一会冷一会特别热,冷的大夏天都盖两个被子了。

我终于似乎把这该死的前因后果理清了,打算回到寝室睡个午觉。我正准备用钥匙把门捅开,可是门是开着的。我看到了一个学生正在我的床上取下了我的蚊帐,拿在了手里。

看到他的消息就想起来他的暖心,曾经说他大暖男一点都不假,偶尔在画室起来晚了,给他打电话让他来送早饭。

“保卫处不管事,上一次二楼三楼打架,等架都打完了,他们都没来。当时一个人的鼻子都给打掉了。所以,你们听着,我已经报警了啊!”另一个阿姨一边解释一边威胁着我们。

他说,才不给你呢。我笑着说他小气。

我看着阿姨略显风骚的背影,“操!我这都他妈在经历些什么啊?”

不知道为什么给男友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等我醒来,胖子问我:“你他妈怎么不还手了?”

柿饼虽然经常损我,但依旧把我当朋友。

典礼一个月前,四层教学楼的二楼、三楼、四楼打成了一锅粥!当我从一楼慢悠悠地随着奔跑的人群走到楼前的小型活动区往上望:“嚯!嚯嚯嚯!”在人群里有好几个我认识的年轻教师,有教历史地理的,有教语文的等。

没钱的时候问他借,总会损我,但却每次帮我。

我曾将这事报告给了学校的行政办,她说:“习惯了,女生寝室也会丢的,不足为奇。”

七夕晚上,我哭着跑出了校园,他却没追我。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在阿姨换班前跑去问阿姨:“昨天晚上那个神经病是咋了?”

艺考在郑州,他先去的,帮我找了住的地方。我艺考比较晚,因为我路痴,他在郑州又多呆了一天教我认回住宿地方的路。

我并没有回答,沉默地走了出去。走到那家学校对面我常去的一家山东中年夫妇开的叫“中韩快餐”的小店点了一碗炒年糕,期间这个老妇人问了我好几次我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我全部略过不答,只迅速地吃着我的年糕。

突然一个听到手机震动,急忙擦下手就解开手机。

然后他接着说:“喂喂,你躺在这里干鸟啊?”

今天七夕,竟然把我往外推,还和别的女生打闹。七夕大晚上让朋友来接我,朋友又不是我男朋友。

医生摊手表示无奈,“这是医院的规定。”

柿饼说,那你别喝了,要不去医院,最后不用,因为我睡着了。

“交了啊,吃饭之前我就交了,给这个阿姨两个五元。”我说。

高二暑假,我跟着我们老师学画画,没想到正好在他家附近,离我家要做三四十分钟的车,我暑假就住在老师那了。

他能来,我就很感动了。于是我支走了胖子和寝室里的另一个男生后,我就躺在病床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旁边有一个十五岁的骨癌小孩正拿着手机把音量调到最大,屋子里人们大声说着话,我顿时脑子充血,厌烦无比。我摸了摸我兜里的小刀,还在,我感到了一阵安心。

迎着冬风,奔跑着,回想起我们怎么成为现在这么好的朋友的。

“你不应该扶我去校医务室吗?”我问道。

朋友还是老的好。

“他当时跟我赌气说谁要现在从寝室出来谁就是扔他易拉罐的人,刚刚好,你走了出来。”阿姨笑着说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过这个节日,只记得高中时候的我总能收到朋友送的苹果,今天呢?

“他知道是谁扔的吗?”我问道。

越发觉的孤独了。

“那你把钱交一下吧。”

好吧,一个人也要努力,也要坚持去运动。

陌生人,你从哪里来,就滚去哪里。没有容身的地方,就住在绞肉机里。

朋友也正巧去学校,就让朋友问问他。

我与这货的交集是在某一天深夜,我正梦着春梦,结果被这家伙踢坏了我们寝室的门,满身酒气的在我脸上扇巴掌。

觉的莫名的心累,身在外地,和要好的朋友都没法说,也许他们在快乐过节吧!突然很讨厌过节。

而我,显然静出了毛病!

有你真好。

这一幕当中,闹的人在欢呼,静的人在惊讶。在学校,不外乎这两类人,一类闹得要死,一类静得要死。闹的人永远再闹,静得人永远在静。他们的交集,总是伴随着打架,这一种文明人总热衷向往的解决方式或者寻衅滋事。

我回到学校后,突然降温的冬天,给他发消息让他送件羽绒服,他总是说那么冷的天,我不送,可每次都来了。

“他们说挂这个会烧死你的!”

从那以后只要是朋友聚会,都没让我喝过,每次我想尝试,他都会说我酒精过敏,久而久之,朋友们也就不再让我了。

阿姨说:“那个男生也跟你们一样不是毕业了吗,但是他对象提出了分手,所以就在楼下的台阶上喝啤酒。但是楼上扔下来一个易拉罐刚好砸到他的头上,他就非要上楼来找人打架。”

风无情的把头发甩在了我脸上,可我却笑了,因为想起那年平安夜,收到了他送我的苹果,并且还是那个包装盒。

我心想:“我还不知道是谁在我洗衣盆里拉屎呢!我找谁说理去!”

多少次我有事找他帮忙,总是说不帮,可后来却总是帮我了,知道了他是刀子嘴豆腐心了。

“这就是700?”

下午看了会儿书,就去版房做男大衣结构设计这个作业,一直做到六点。

“你的伤是怎么弄的啊?”女护士问我。

但他让我回去,说这么晚了,还问我怎么来的,我说做出租车来的。他说让柿饼接我回去。

我也表示无奈,但是我得他妈的去交钱啊。

我说,你睡吧,我想走着清醒清醒,柿饼说好。我到了给他说。

“不知道。”

今天收到的唯一祝福。

胖子看着我,扫了一眼,顿了顿,说:“你……自己去吧。”然后就跑出去拿外卖了。

当时我谈着恋爱,每次不开心他都会开导我。我男友是我们同班同学。

之所以这货依然在这里,是因为他是借读生,他的父亲为这所学校捐了好些钱。有个什么破艺术舞蹈楼就是以他爸的名字命名的。

巨蟹座的孩子最恋家,再有十八天就能回去了,考试前一堆作业,莫名的心累。

几天后,我拿到了这狗屎一样的毕业证。坐上了离开这个狗屎一样的学校的火车,火车上有几个臭气熏天的老男人一边喝酒一边大声划着拳,而我睡在他们的上铺烦躁异常。我叫来了乘务长要求换个车厢。其中一个比其他人都胖的男人似乎听到了我与乘务长的对话,说道:“这孩子真他妈矫情!”

晚上想去学校问他,为什么?等到他晚自习下课,见到他,很开心。

为了这个交没交钱的破事,我们掰持了半天儿。最后他们似乎终于记起来我给了,放我走了。

我的最佳损友。

“今天下午有英语课,我先回去了。”我们寝室的另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男生说道。事实上他的英语很烂,烂极了。他的脑子里有癫痫病,腿部有个瘤子做手术切除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我在路边超市买了一大易拉罐啤酒。喝着回画室了。到画室才发现我有点酒精过敏,因为以前从没喝过酒,并不知道。

等这个护士把我推醒,已经是午后两点了,我饿极了,打算要走。

手机亮了,看到柿饼给我发了红包,说平安币,那一瞬间我想哭。

“你在干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愤怒地问。

广播结束,我接着去了打版。

“可他们救我啥呢?”我心理问我自己。

因为我生活费不多,他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一路上都在说鬼天气,晒死了。不管他怎么说,答应了就好。

“这一回可真是刺激!”我心想。

今天过节,好像和我并没有关系,早上赖在床上看着动画片。饿的要死,才不情愿爬起来,洗漱。

这个人在我的分类里一定是最闹的,使我反感的是他身上总她妈喷着香水浑浊着似乎不洗澡的体味与烟味,那股杂乱无章的味道令我每次避而远之。他的头发烫的卷,染着黄毛。他是那种一定闹着的人们的大哥,称兄道弟,酗酒泡妞,身上背着好多个严重警告和留校察看的处分。最后他与校保卫处的那些人混熟了,有时还能看到他们一起喝酒抽烟,称兄道弟。

现在的朋友总是觉的有点距离,也许没在她们面前大哭过吧,没在她们面前悲伤过吧。

伴随着这些荒诞的事情,在毕业典礼前一晚上,我凌晨3点去走廊的厕所打算上厕所,看到二楼的阿姨正在拉着一个穿着红色半袖好像醉醺醺的男生说着话,我挨着朦胧的双眼瞅了一眼这个红衣男生。

他从学校给他男友送东西回来的朋友说,他和别的女生正玩,说知道了。

“操!驴唇不对马嘴。”我说着正在我身上摸我那把藏着地小刀。我的安全感很差,所以身上总隐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辣椒水啊,小刀,小棍的……我已经从我衣服的里兜摸到了刀的把子,这时我们寝室的胖子推门而进,替我解了围。这个黄毛看到这个五大三粗的胖子,放下我的蚊帐后悻悻地走了。

我眯着被打肿的眼镜,看到胖子正在剪脚趾甲,然后问我。

“操他妈的!”我骂道。

我……

“我觉得这打架毫无意义。”我缓慢地说道。

胖子接了个电话,说:“我外卖到了。”

――题记

我一脸沮丧地回到寝室,看到胖子正在吃一碗麻辣烫,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一档无聊的综艺节目,边吃边笑。这像极了昨天晚上的我,像极了我们寝室里每天晚上的每一个人,像极了我的昨天、现在以及未来的每一天生活,当然,也像极了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生。我忽然感觉头晕目眩,便倒在了地上。

“我就说你应该把那该死的玩意摘下来,免得惹麻烦。”胖子数落我道。

我参加了学校举行隆重的毕业典礼,校长在台上盯着稿子念词,我斜着半躺着望着没有云的蓝天,那一天真蓝。忽然,台上一阵子爆竹声响,当我的眼神迅速撤离了白云攻上了讲台――校长扔掉了稿子摔在地上,旁边的爆竹不断地在爆。我看清了,校长的稿子足足有三页纸,三页啊!我想的是:“读完这三页纸,我不得昏睡过去!”

“那他为啥要拿东西砸我呢?”我问道。

我一直在想的是这四个杂种是怎么被放进来的,因为他们是住在别的楼里。而那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www.41668.com,“我们起初以为你骨折了,后来以为你贫血,但是检查后发现你只是过度疲劳,神经衰弱而已。你需要一个完完全全地休息!”医生缓慢而和蔼的解释道。

说完,阿姨就疾步滑下了楼梯。

于是我去医生那里结算,我一看账单——700多!我半个月的生活费啊!

第二天,我们四个异常气愤地找到了学校行政办要求这四个杂种给我道歉。过了好久,这件事不了了之,我们吃了个哑巴亏,他们也没有给我道歉,一种都没有,我们觉得遭遇到了不公,但我们被迫选择了静,一种带着激愤的静熬到了毕业。

当时的人群异常的骚动,而我躺在台阶上一动也不想动。所以当那个黄毛偶然从我身后路过时对我说了那句话后,我用右手摸出了放在我左侧里兜的那个小刀,迅速站起身转头伸胳膊刺向了他的胸,稳准狠我不敢说,反正他尖叫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这时所有人都处在慌乱之中,没有人注意到他,讲台上的鞭炮声响个不停。操!

而毕业典礼这一幕发端并不在这个黄毛,而是源自两个月前。一群人正在打篮球,另几个低年级的非要抢地方,也不让这群人与他们一起玩。之后这群人只好把这几个人赶走,而后这几个人找来了与这群人同样年级更闹的一群人,这群人找到了他们,最先动手,几个老师试图拉架被那几个闹的人打了几拳,一时激愤,加入了战斗。于是我便看到了那一天三个楼层的一窝粥斗殴的奇观!

突然,他向我扔来了一个装着半桶可乐的易拉罐。我下意识的躲过了它,阿姨见状赶快让我回到寝室。于是我莫名其妙地被劝回寝室,当我好不容易抹黑爬到了上铺才想起来,“操!我他妈还憋着尿呢!”

“对于那几个杂种是有意义的,他们把我们当成抢他老婆的赵他妈什么的磊的人了。”我道。

我在这慌乱地人群中依然一脸懵逼。我方的那个胖子依然破口大骂着,对立的这四个人似乎酒醒了,似乎意识到他们打错了人。因为那个黄毛卷发的货在扇我耳光的时候,口齿不清地嘴里咒骂着:“他妈的赵什么磊,叫你他妈的抢我老婆,我今天抽死你!”而我们寝室并没有他妈的姓赵的。

教导主任然后咳嗽了一声,又郑重地了一句:“咱们学校有一个人在那次混乱中死了,我们已经报警,正在查凶手,希望同学们积极配合。”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似乎是躺在了医院里。我下意识地确认我并不是在那个没完没了一直打电话的女护士的学校医务室,这是学校的附属医院,一家真正的医院!我忽然感觉我得救了,就像是我地整个人生都得救了一样。

我一时昏了过去。

“学校说了不让挂蚊帐。”他说,我看到了这个学生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徒增厌烦。

“他是不是又是那个黄毛派来找事的?”胖子问我。

我点头。

这期间我一直在较劲,在暗处的人越往我洗衣盆里放东西,我就越想看看他到底会往里放啥。为此,我把我穿得太脏或者烂衣服伪装到洗衣服盆子里,等着这个该死的杂种!

“操!他妈的!”我简单地骂了一声。

毕业前夕,我发现我放在公共卫生间里的洗衣服的盆子里经常会有人往里挤牙膏、扔肥皂以及用过的面膜后的渣滓水,更有一天,里面居然出现了屎!

我叹了口气,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学校医务室。

“好笑吗?”我疑惑地问着阿姨。

前台挂掉电话,我又一脸懵逼。

“我已经叫了学校保卫处了!”一个阿姨朝着我们威胁道。

“放下!”我吼道。

“哪场打架是有意义的?”胖子已经剪到了小拇指。

于是,我和胖子就扭打到了一起。

我一脸疑惑:“我之前说了我一个人住啊,再说她哪小啊?”

等到了晚上,白天的觉睡够了,我心亮如雪。我听了一晚上室友的呼噜声,直到凌晨的5点钟才睡着一小会儿。他们走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于是我错过了思想政治的期末考试。

我看了一眼这个胖子,觉得他与我们那个寝室的胖子长得怎么他妈那么像,我右手摸到了小刀,趁这个该死的胖子一不留神,刺了他一刀,这个胖子应声倒地。

“操!别他妈整天颐指气使的,你他妈血臭蚊子又不咬你。”我骂道。

吃完,我刚要出门,老板出来说:“小伙子,你没交钱吧?”

……

他说完话,台下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在骚动,除了……我。

“不!”他也吼道。

“操!就你他妈血甜,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胖子骂道。

“裤衩啊!”她说得轻描淡写。

五天后,学校做出了最终处罚:“给几个带头滋事的学生以留级查看的处分,剩下所有参与的学生都是严重警告,而那些老师们,全部开除!”

“不是,他估计是学生会的人,来查寝室卫生啥的。说是要没收我的蚊帐。”我不耐烦地解释道。

“好笑啊”,“阿姨要走了啊,今天是我和我家那个结婚57周年纪念日呢。哦,对了,祝你毕业快乐哦!”

我肯定打不过他,期间你一拳我一腿的我数次想摸出我的小刀刺向他,但是我忍住了。并不是因为我懦弱,而是我选择了利益,毕竟是一个寝室的,再加上我有一丁点的理亏。打到一半儿,我停手了。胖子骑在我身上,拳头打在我的脸上。

半个月过去了,警方还是一片迷茫。

本文由41668发布于www.4166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毕业那天,平安夜的意义

关键词:

最火资讯